2005-02-10

2005/02/10 隨寫

反應: 
清晨的6時15分
比預定的更早出發到達台中
但我得失眠並沒有因為離開台北而痊癒
在客運開往台中的路上,一直聽著光良的童話
發現我深深著迷於其中
歌詞裡的天使,那不是我曾經伴演過的角色嗎?
但現在的我呢?
已經沒有勇氣做那樣的天使

還有幾個小時,我將與今天的一日情人見面
我居然有了期待…
有期待代表著我相信了希望

我從陰影中走出來了嗎?
如果沒有,又怎會相信希望

我需要一個天使守護,讓我能夠繼續走下去
陪著我寫出我們的童話與夢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