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6

還不夠

反應: 
上星期六跟著小賤去採訪金穗獎入圍『少年不戴花』的導演小花
採訪前我坦白的跟著小花說
自己有些害怕幫他拍照
因為遇到了一種瓶頸
一種拿起相機就沒Fu的瓶頸
就這樣的渡過了兩年沒拍照的生活
我是恐懼的
害怕如果一直這樣下去該怎麼辦?

小賤第一次詢問我是否願意跟著他採訪的當晚
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和另一個不知名的人合力殺了一個人
並且把它裝進手提袋中
準備拿出去丟棄
只是途中一直有人不停來講話
最後還沒丟棄屍體就先嚇醒了
隔天在跟老姐聊這個夢境時
她直接說
你的淺意識想掙脫束縛
最近盡量去勇敢嘗試些新事情吧!

我想
其實淺意識裡想掙脫的束縛
是我自己
太多的約束與在意
卻忘了當初拍照時的純粹

我所看見的小花
_DSC6179

小花所看見的我
_DSC6217

_DSC6225

他拍到了我難得的笑容

我卻還不夠
讓照片與自己的感受相等.....


《少年不戴花》It Seems to Rain 導演:蔡辰書 入圍最佳學生團體作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