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0

下半場

反應: 
鼎王不好吃!這是昨天三個窮人的感想。第一次吃火鍋可以如此空虛,不過才點了一盤牛肉、一盤豬肉、一盤手工丸子、一盤牛筋,結帳時居然要2100元,嚇的三個人直說,不如把錢拿去吃『辣中間』還來的有飽滿感。鼎王的肉質吃起來普通,不管是牛肉還是豬肉,手工丸子也普通,而眾多人推薦的湯頭,也真不怎麼樣,比起吳桑家隔壁的涮涮鍋店還不如,實在是超不推『鼎王』。

三個鬱卒的窮人結完帳後,步出會90度大掬躬的麻辣鍋店。在一陣七嘴八舌的討論與滴咕聲中,轉戰東區王牌保鈴球館。平常有永遠做不完跟寫不完稿子的三位,沒想到才打完第一局,就有人斷指甲慘叫;也有平常拍慣了滑鼠的人,右手開始出現無力輕飄飄,手都快不是自己的感覺,大家還真是有運動到一個慘。

結束累個半死的保鈴球後,繼續前進今晚的第三攤行程『Queens』小酌一番。不過糟糕的是,已經感冒了好幾天的我,在這酒一喝下去後,沒想到馬上開始鎖喉,聲音越講越小,越講越無聲,最後呈現一種半失聲狀態。

24970015

輕快的音樂,微熏的酒氣,很多人會借此忘記平日的煩惱。但此時此刻的三位,聊的話題只是越來越鬱卒。吳桑說不敢生小孩,怕生活的經際平衡會就此打亂。牛眸說前些陣子截稿的壓力與感情問題,讓她覺得自己快得憂鬱症。而我,會讓我鬱卒的,也不過就是單身好像真的久了點。

離開Queens前,我說到喜歡三得利銀座調酒,因此三人又拐到隔壁轉角的7-11商店,買了兩瓶銀座調酒。此刻,我們還真活脫像個酒鬼似的,不過這也算是,我們目前唯一所能夠的舒壓方法。

真慶幸牛眸搬家後,變得與吳桑和我離的很近。一行人在車上喝著酒、數襪子、閒瞎扯的一個個回家。

24970018

到家了,又是獨自一人的時間。不知是否酒精做祟,又或是寂陌犯濫,我顯的低落。在無聲的夜半裡,內心極想要有個擁抱。不需安慰,不需矯做,不需話語,只要一份真真實實的擁抱,借我停靠著所有的壓力與不滿,甚至是傷心與難過,只是如此簡單的擁抱而已。因此我帶著暈炫,對著螢幕與世界發出訊號,『誰肯給我個擁抱?』

或許是時間已晚累了,也或許是喝酒後暈炫的感覺讓人好睡,我終究是一個人在床上睡著。擁抱的是,枕頭與筆電。

睡醒了。我,還是我,不是我們。這是一種失落與無奈的感覺。

我低著頭小聲的問著自己。誰會願意給我個擁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