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6

身騎白馬,我的愛

反應: 


徐佳瑩 - 身騎白馬
作曲:徐佳瑩.打打 填詞:徐佳瑩 編曲:打打

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
自以為 抓著痛 就能往回憶裡躲
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
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


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
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回中原
放下西涼無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滿身傷痕累累 也來不及痛
那是指引我 走向你的清楚感受
不管危不危險 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擔 只要你不放手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

也已有半個月了,卻沒有支字片語,記載我們的分離。
其實只是,不知該如何記錄下這一切一切。

先開口的人,不是就不會痛,
只是在於,已經說服了自己相信及接受,
之後將會面對的任何狀況。

滿身傷痕累累,也來不及痛,
那是指引我,走向你的清楚感受,
不管危不危險,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擔,只要你不放手。

或許當初,真是以為如此就能夠面對一切,
卻沒想過,面對的是比想像更殘酷的現實,
諷刺的不只如此,連分開的理由也無從說起。
面對著他人只能吱吱唔唔,
害怕傷害你,和我們擁有過的那一切。

一但開始了,就是百分百的投入,
這就是我,我的愛。
在你將它磨逝待盡後,
才開始認真的投入,
好像為時已晚,
但你確不覺。

壓垮駱鴕的最後一根稻草,
你我明瞭,
而你又怎能以為
能有這樣多的愛,讓你如此揮豁?
揮豁時,可有想著我將如何衝擊?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不管危不危險,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擔,只要你不放手。

對不起,
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手。
在我們之間,
後來還是比較愛我自己,
這或許這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本能。

請原諒我就此的丟下你一人,
真的抱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