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3

那天,少年不戴花

反應: 
txt_ChouHao就好, art_ZivE朱

他有個令人安定的名字,蔡辰書。

那天,和他約了大清早,我遲到了,他在連鎖咖啡廳等待,然後睡著了。因為前一夜的失眠,因為感冒不適所致,訊息來自那些轉化在他部落格上鍵盤下敲打出的文字,顯得他的等待好像都比別人美一些。在借用了他工作之餘的午休,除了訴說關於電影過去的種種,對於將來,他對拿起相機暫留畫面的興趣不減,想歸想,那些該還給國家的役期,他是期盼快些過去。在一陣邊說邊工作的他,姿態像個藝術家似的,不算瘦小的扭曲,也用身體詮釋了他想表達的。

那天,少年不戴花 P1

他說,腳是有情緒的器官,在他身上,所謂的雙腳,也能讀出最合理的解釋。


離腦袋最遠的器官,雙腳,是他做與不做的介係詞。我們步行走向午餐,他殷殷切切的模樣,看得出來目前的工作僅是片段,回到過去那個不戴花的少年電影,他回憶的熱烈,電影還是他微笑獲得的來源。雙腳不安分的他,從花蓮來回台中、台北、桃園,甚至更遠,他是想在某處得到安全,卻也從不安中得到文字與畫面,像是電影中想坦承的,那樣理所當然、那樣不知所措。午餐後的煙癮,迫使我們追隨走向逃生梯旁的陽台,而他刁著菸的手,卻也抓起Zive手中久違的相機,隨著快門聲,為今天的片段找到他直覺性反射出的紀錄。

那天,少年不戴花 P2

髮端的蜷曲,是雨季來臨前的宣告。

他不捨電影一年前的開始,卻找不到完結。才獲悉台北電影獎劇情短片入圍的消息,電影不斷拉直捲髮的畫面,沒有停,而將走入軍日生活,前一夜播了通電話給他,蔡辰書之於不清楚的說明,「隨他」的語調沒改變,倒是肯定自己是來不及準備好了,他是期待他生活的故事可以延續,即便是把頭上的捲髮拭去,在一年之後,捲髮長長了,少年的不解,仍在重生之後,保有了他自己的模樣,卻有異樣的方向。

蔡辰書 PROFILE
影像工作創作者、「少年不戴花」導演

少年不戴花
http://blog.yam.com/LVFILM
個人部落格-伸手吃的到飛機 i wANna bE
http://www.wretch.cc/blog/star740110
那天,少年不戴花@Grip A/W NO.05

全文刊載於 Grip 半調誌 A/W NO.05

Grip 半調誌 no.05
Grip 半調誌 www.wretch.cc/blog/GripSmatter

ChouHao就好 chouhao.blogspot.com
ZivE朱 zivechu.blogspot.com

------------------------------------------------------------------------
昨晚結束了Grip半調誌 NO.06的稿子,也順便整理了去年底已發行的NO.05採訪稿,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很有趣的經驗。
前記 < 2008.05.26 還不夠 >

沒有留言: